YNN online   

【首页】

若是给你一次生命,你愿意活在大秦帝国吗?


【2021-05-01】 【YNN】


郑克中

    随着电视剧《大秦赋》的热播,国人又一次陷入了帝王崇拜的情结中。从前的那些帝王真的值得我们今天的人去那么崇拜吗吗?具有21世纪价值观的人,答案是否定的。为什么?所有患“帝王崇拜症”的那些作家编剧,都不会告诉你一个真实的帝王,特别是帝王们另外的那些业绩。秦始皇也不例外。让我把秦始皇的那些被历史学家和文人有意或无意隐藏的“业绩”从故纸堆中扒拉出一些,想问问国人同胞:若给你一次生命,你愿意活在大秦帝国吗?愿意成为始皇帝家族的子民吗?

    

    你知道不知道秦国在一统天下的战争中究竟死了多少人?虽然没有可靠的统计,但是历史书上还是有各种推算的。按晋朝人皇甫谧的推算,当时各国军队总人数大约有500万(有人说345万),总人口呢,皇甫谧说有1000多万。按三口之家出一个兵,当为1500万,符合一千万左右的说法;但是秦国有分户令,其他国家没有。分户令规定儿子到成年了,父子不能同室,兄弟两人不能同室,必须分家,服徭役。所以按秦国的小家庭算1:3是合理的。其他国家不是这样,所以总人口应该是多一些。若按一家4-5人算,当为2000—2500百万,我取个网上说的数字2100万吧。    

    秦国在秦始皇即位前,历史资料显示,发动了20次大规模战争,合计斩首各国军人和坑杀俘虏200万人。司马迁告诉我们,仅秦将白起一人杀降卒九十万,包括秦赵长平之战,秦一次就坑杀赵降卒40万;所以才有民谚说:"生男慎勿举,生女哺用脯,不见长城下,尸骸相支柱。"秦始皇即位后,从公元前230到221年,发动了十年的兼并战争,皇甫谧说,“秦兼诸侯,置三十六郡,其所杀伤,三分居二。”在他看来,这场战争导致人口伤亡了三分之二,若是按2000多万算,还剩下700万,若按2500万算,还剩下900万。全国三分之二的人口被战争吞噬了。请问歌颂秦始皇统一的人,你若是生于那个年代,你能够保证自己不在那被毁灭的三分之二人口之中,而一定就在那个三分之一里面吗?即使你是活下来的人,稍有人性,你不为那些无辜死去的人而痛心吗?因为你没有生活在那个时代,所以死人,无论多少,对你就是个数字,当然唤不醒你的恻隐之心,所以昧着良心去给秦始皇歌功颂德。这只能证明,你还没有进化成现代文明人。

    统一战争结束了,秦的国运只维持了14年。在这14年中我们看看秦始皇又干了些什么事,以及给百姓带来了怎样的生活?有明确史料记载的,他发动30万人北筑长城,50万人南征百越,还有70万人给他修建陵墓和阿房宫,其他的诸如修驰道的,凿河渠的人数还不算。也就是说没有徭役在身和从军的人口,只剩下了700多万。这里面除去老人、未成年的孩子(1.40米以下,秦法律规定不以年岁为准,而以身高为准认定成年与否,秦尺6尺以下为未成年,合今天的1.40米)和残疾人,家家户户还剩多少壮年男女?几乎没有了。这是一个什么景象呀?如果把当时的国人生活,做一个整体描述,其实秦统治的大一统中国,就是一个硕大无比的劳改集中营,而不是有正常生产、生活的国家。为什么这么说呢?

    因为无论是筑长城,修陵墓,征百越的人,都是什么身份呢?司马迁告诉我们,都是囚徒、罪犯!900到1000万人口的国家,有200万即五分之一的人口罪犯被驱使从事各种劳役和从军打仗!其他的,则是为这些人做各类物资的生产和运输的保障供给工作,或者就是后备罪犯。如果你生在那个朝代,你感到自豪吗?

    秦朝为什么有那么多的罪犯?

    因为秦帝国就是要把所有人都变成罪犯,以便役使。让我们先看一看被那些满脑子帝王崇拜的历史学家和文人们最不愿意提及的秦朝法律的严酷和非人性,达到了多么令人发指的程度。秦法规定的死刑有:戮刑(行刑前对罪人进行侮辱和死后的鞭尸)、磔刑(zhe,车裂、五马分尸)、弃市(斩杀于市场)、定杀(沉水淹死)、生埋、赐死、枭首(xiao,把头割下悬挂起来示众)、腰斩、灭三族、具五刑(在斩杀之前要让犯人经历五种刑罚的折磨。这五种刑罚是:宫刑<男子阉割,女子幽闭>、斩左止<砍掉左脚趾或整个脚>、劓刑<yi,割掉鼻子>、黥刑<qing,脸上刺字>、耐刑、髠刑<kun,剃掉鬓角、头发——古人认为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能随便损毁,损毁也是对人身的侮辱>)。肉体刑罚还有:笞刑(鞭打)、鋈足(wu,类似于后代的脚镣)、饿囚(饿饭)。

    如果犯罪不被杀掉,那接下来的就是徒刑。徒刑就是那些被实施了宫刑,被割掉鼻子,砍去了左脚指头,脸上被刺上罪犯记号,或者带上脚铐的人,再被送到筑长城,修陵墓和南征战场,以及其他做苦役的地方去继续服苦役。这些人之中又根据罪行的轻重,被分配为:城旦和城旦舂(chong,城旦,就是筑长城的人,城旦舂是女人,就是给筑长城的人碾米做饭的)、鬼薪和白粲(鬼薪,是被罚给苦役场和官府砍柴的。之所以称之为“鬼薪,估计干这类工作的都是被割掉鼻子的,容貌似鬼”;白粲,古籍上说是“择米”的人,估计是把舂出来的米,进行簸、扬,分离米和糠的工作)、隶臣和隶妾(就是被罚到官府当男女奴隶)、司寇和舂司寇(司寇是监视站岗放哨的,舂司寇是监视舂米的。从中可以看出,是用轻罪犯管理重罪犯,实现罪犯的层层管理。因为差不多的人都成了罪犯,这种管理也就不足为奇了)。

    秦朝法律不仅严酷,还有:滥、轻罪重判、连坐等等特点。这样就把所有国人,从高官到百姓,用一张天罗地网,一网打尽了。全国除去皇帝一人之外,只剩两种人:一种是正在服苦役的罪犯,另一种是行将成为苦役犯的罪犯。

    让我们先看看秦法滥到了何等程度。秦始皇三十六年,天上掉下一块陨石,有人在上面偷偷刻了一行字“始皇帝死而地分”,秦始皇就命令把掉下那块石头周围的人家都杀了。秦始皇的行动是绝密的。有一次身边有一个人无意中给泄露了,让他察觉,追问是谁,没有人承认,他就把当时在场的所有人都杀了。他颁布的焚书令要求,不是秦国史官写的书都烧掉,“天下敢有藏《诗》、《书》、百家语者”,都必须主动送到太守、廷尉那里烧掉。焚书令下达三十天内不烧的,脸上刺字,被罚去筑长城(黥为城旦);若是有两个人敢在一起谈论《诗经》、《四书五经》的,被发现,立刻“弃市”;有“以古非今者,族(灭三族)”;私藏禁书的,灭三族。若官吏知道了,没有举报,同样也被灭三族;被罚去边关或全国各地服苦役的,在规定的日子没有到达,全部斩首(陈胜吴广就是因为被罚去筑长城,天下雨,误了期,怕被斩首而揭竿起义的)。

    再看看轻罪是如何被重判的。1975年湖北云梦县出土了1155支秦代竹简。主要内容是秦国的法律文书。这让今天的学者终于有资料一窥秦法严酷的真容了。下面这些案例,就是法律问答文书给我们提供的:有人偷摘别人家的桑叶,不值一文钱,判罚就是服徭役30天;有人偷一头牛,年龄尚小,不足1.4米,刑拘一年,一年后长到1.54米了,就可以罚去筑长城了;有人偷一只羊或一只猪,判罚去筑长城;有五个人去偷盗,只偷了一文钱,五个人都要斩左趾,脸上刺字,罚去筑长城;丈夫被判流放,突然死了,妻子仍然被流放;与人打架,把人捆起来,揪断了别人的头发,判罚去筑长城;有人在路上杀人,无人制止,百步范围内,所有目击者都被罚给国家缴两副盔甲,等等。

    犯小错被判重刑,还算是有那么一点理由。在秦统治下,还有一些人天生就是罪人。秦法规定,贾人(商人)、赘婿(男子到女方家成亲落户的,也被称之为“倒插门”)、作务(手工业者)、后父、人貉(he,就是被解除奴隶身份家的孩子,他们还必须回到主人家去做工)、亡人(被追捕回来逃避徭役的人)等,不属于社会正常成员,没有人身权利,天生就是服苦役的材料。所以司马迁记载秦始皇修陵和南征百越时,用的就是这些天生罪犯(《史记.秦始皇本纪》:“三十三年,发诸尝捕亡人、赘婿、贾人略取陆梁地,为桂林、象郡、南海,以谪戍”)。把这些人征发去打南越,然后就驻守到打下来的地方,永远也别回家了。

    秦朝时的国人之所以都是罪犯,还因为有连坐制度。这个制度被商鞅和秦的各位皇帝使用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而后又在统一大帝国中推广开来。

    连坐由三个部分组成:

    (一)同室连坐。一家户主犯罪,全家连坐,奴隶犯罪,主人连坐。比如:盗窃罪,一家连坐;给官员家当奴隶,要被征去筑长城,他逃亡了,他在家的妻子、儿子都要被收做官奴婢;丈夫犯罪,妻子举报了,可以免罪。但是若丈夫被判流放,妻子举报了也没有用,要一同被流放;还有,儿子举报父母,臣妾举报主人,不在官府管辖范围,不予受理,若继续举报,定举报者有罪。这就是说,作为子女、奴婢,家长犯罪,想举报立功免罪都没有资格,眼睁睁地只能受牵连,坐以待毙。

    (二)邻里连坐。商鞅把秦国百姓编册,实行什伍制度。就是五家为一保,有伍长;两个保为一什,有什长,一人犯罪,若无人举报,九家连坐。还有,十个五家为一里,设有里典,就是里长。一里之内有人犯罪,无人举报,里长连坐,被罚款或者去筑长城。什伍还有一个作用,就是掌握户口。如果有人到了服役年龄或老人还没有到免役年龄,以及用残疾为借口逃脱徭役的,伍、什、里的负责人都要受罚,罚款,还要被流放。

    (三)职务连坐。秦实行百姓耕战结合制度,平常居住生活劳动被编成什伍组织,到征兵打仗时也按什伍编制组成军队。在军队中也实行连坐法。连坐法规定:一人当逃兵,四人连坐受刑,长官战死,手下所有士兵受刑。这就是要造成所有人的生死都是绑在一起的,任何人都不能逃脱。都说秦国军队是虎狼之师。想想看,你若想活命和受赏,在那样的军队里,对所有人来讲只有两个选择:打胜仗大家能活命,还有奖赏,打败仗,谁也活不了。在这样的时候,人会怎么做?拼命!职务连坐,连到什么程度呢?就是最底层乡、里出事,一直要罚到县令,不管有没有直接责任,连罚款带罚人。

    有大夫以上官职的人,可以不编入什伍,不连坐,但是他们要是犯罪,几乎都是车裂和灭三族。像嫪毐、商鞅、李斯、秦二世的兄弟姐妹们都被灭了族。商鞅临死前终于尝到了作法自毙的报应。其实,灭族要比那些小规模连坐不知残酷多少倍。因为这种更大规模的株连,少则几千人,多则几万人都要无缘无故地被白白搭上性命。

    当你知道了这些,你还会为秦始皇的伟大欢呼吗?你还为那些有幸参加过这样一场统一战争的人而自豪吗?你还替那些能够成为秦王朝的臣民而感到无比幸福吗?

    那些歌颂、美化秦始皇的人,该醒醒了,增加一点人性和良知好吗?这是成为拥有现代价值观人的一个起码要求。

    (以上资料来自《史记》、《汉书》、《睡虎地秦墓竹简》、栗劲著《秦律通论》等)



copyright©2018-2021 ynn.gotopie.com